报君黄金台上意什么意思?报君黄金台上意下一句?奔走相告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4-04-13

赏析古典诗文,聆听先贤心声,感受如画意境!古诗文赏析,与你一起感受中文之美!本文来源于:邂逅古诗词歌名|枫林……

报君黄金台上意什么意思?报君黄金台上意下一句?奔走相告

 

赏析古典诗文,聆听先贤心声,感受如画意境!古诗文赏析,与你一起感受中文之美!本文来源于:邂逅古诗词

歌名|枫林,来源|剑侠情缘《雁门太守行》【唐】李贺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在唐代诗人里,“诗鬼”李贺堪称异数他不同于初唐诗人的豪气浪漫,也不同于晚唐李杜的秾丽风流,李贺的诗追求笔墨雕琢和境界的奇诡华诞,其诗歌的天才和命运的苦厄使其在唐代诗人里成为一个特殊的存在他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流连于神话故事、鬼魅世界,用他诡秘新奇的想象,创造波谲云诡、迷离惝恍的奇异世界,抒发好景不长、时光易逝的感伤情绪,而就是这样一个病弱早夭的诗人,用他的想象力和笔墨,为我们勾织了一幅浓墨重彩而又如临其境的边塞画面。

一般而言,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应是黑白肃杀的剑影中激射出一抹抹温热的红,如此方能写实而突兀而李贺这首诗几乎句句都有浓郁的色彩:金色、燕脂和夜紫,不但分明,而且浓艳,它们和黑云、秋色、霜白和玉色交织在一起,构成色彩斑斓的画面。

黑云压城,如墨一片,若写诗如作画,李贺开篇便泼墨而下,给全诗奠定了敌军兵临城下的危急压抑的气氛黑云压城,一是云脚如墨而低,直逼城上,一是敌军人马众多,来势凶猛,守军困于城中难以转圜诸般滋味,由视觉而感觉,恰是李贺最擅长的通感。

如此重压之下,城下如何呢?“甲光向日金鳞开”,越是云层厚重,在云层缝隙里投射出来的日光越是金红耀目,这金红的日光照耀在城下士兵的甲胄上,灼灼如金鳞而一“开”字,似有利剑直劈浓云,浓墨云层,阳光直透云隙间,甲胄金光闪耀,构成极强的视觉冲击力,若此诗如画,杀气已透纸背矣。

据说王安石曾批评这句说:“方黑云压城,岂有向日之甲光?”其实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不能等同起来,敌军围城,未必有黑云出现;守军列阵,也未必就有日光前来映照助威,诗中的黑云和日光,是诗人用来造境造意的手段——即便“

黑云压城城欲摧”,然而战士金光闪闪的甲胄却冲开了层层黑云,虽然窒息,却不乏生命力一个“开”字,让壮士的存在更有意义,一个“开”字让壮士报国更加悲壮秋色边城,充斥天地间的,除了浓云与杀气,便是角声金鼓了塞下秋来风景异,天上乌云归雁,地上白露为霜,不战已肃杀之气凛然,何况角声满天秋色里。

角声满天,自然是沙场鏖战,可诗人此时未写沙场鏖战,却突然笔锋一转,“塞上燕脂凝夜紫”夜色如浓酒,常可激发人的诸多联想,长吉深谙此道“塞上燕脂凝夜紫”紧接“角声满天秋色里”一句,先点明季节而后点明时辰,先表声而后摹色。

“燕脂”表面写边塞沉暮夜空凝紫,犹如燕脂,如王勃“烟光凝而暮色紫”也但另一方面,当年秦皇筑城抗胡,土色皆紫,故自秦以后,边塞又称紫塞,如此一说,一“紫”字便充满血色萧肃;又当年霍去病讨匈奴,匈奴退守焉支山,作歌曰:“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由此边塞诗中出现“燕脂”,不由人不联想到汉军之盛匈奴之悲壮

秋季本身就是充满肃杀之气的季节,再加上黑云和号角,至此,诗人已成功绘制了一幅气氛紧张凝重而色彩浓郁的边城景象阵阵号角直冲云霄,此时的天空声色相交,与前文层层黑云的重压相应,有种黯然的凝滞有角声自然有战事,此一战是“。

半卷红旗临易水”红旗半卷,是轻军夜袭而大捷诗人写“半卷红旗临易水”,不止点明情状,亦与后一句“报君黄金台上意”呼应,点明情由昔有燕昭王于易水东南筑黄金台,以招天下贤士今有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红旗半卷,易水犹寒,将士一出,捷报立传。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如此凝云沉夜之下,舍身取敌,传捷报国,一种令人心驰神往的张力充斥纸上,如一位学者所说的“虽被压抑、凝缩却有着如钢铁一般坚强的生命力”黄金台上青云士,一身报国有万死曹植当年说“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古人马革裹尸的英雄梦和士为知己者死的侠气结合起来,便是“誓将报主静边尘,不破楼兰终不还”值得一提的是,此诗以“死”字作结,节奏凝重紧张的诗,配上决绝险峭的结尾,别有一番慷慨李贺生活的时代藩镇叛乱此起彼伏,本诗可能是写平定藩镇叛乱的战争。

当时是公元807年,李贺仅十七岁那样的一个少年,对自己的病弱之身自有哀怨,对激昂慷慨、逆境奋战、誓死疆场的英雄更是热切向往他的《摩多楼子》:“玉塞去金人,二万四千里风吹沙作云,一时渡辽水天白水如练,甲丝双串断。

行行莫苦辛,城月犹残半晓气朔烟上,趢趗胡马蹄行人临水别,陇水长东西”便是一首描写艰苦却大气的边塞生活的诗歌他一生渴望建功报国却仕途困厄,只能发出“男儿屈穷心不穷,枯荣不等嗔天公”的不甘之声,满怀“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雄心壮志,却终因忧思过重而在正值绚烂的时候戛然终止了短暂的一生。

可叹其满腹才学,却终究败给了命运之手由于李贺仕进无路,体弱多病,因而他一生多激愤多感叹多忧愁,在现实中流离,寄情鬼神之境,心中少有宏大的正气他的诗想象力丰富,意境诡异华丽,多用些险韵奇字,“死”“老”这样的字常见于他的作品。

本诗以“死”结尾虽然苍劲深邃,却终多了鬼气少了罡气所以唐人称李白为“诗仙”,称李贺为“诗鬼”倒是很贴切李白的自由洒脱和李贺的愤世奇诡衍生了两种不同的浪漫诗风,也正因为这些不同的人生,不同的人性,才能造就这样瑰丽多姿的诗文。

各物好坏都自有其规律,世间万物大抵如此本号长期征稿,稿酬从优,要求原创,QQ 917293188(微信同号)

-------------------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E-mail:917293188@qq.com,电话:0377-62751636。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